“山一程,水一程,身向榆關那畔行,夜深千帳燈。風一更,雪一更,聒碎鄉心夢不成,故園無此聲?!敝挥薪洑v過刻骨銘心相聚與離別的人,才對這首詞得理解得最為深刻。當“走出去”戰略號角吹響之時,中國二冶建設者以舍我其誰的勇氣,以實干奮進的擔當遠赴他鄉,走向千里之外的陌生城市,跨越地域擔負起新的建設使命。

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,守護是最真摯的關愛。對于異地征戰的建設者來說,父母、兒女、愛人,無時無刻不占據著他們的心田。孩子,是父母的最大牽掛和希望,然而,在孩子成長的道路上,許多建設者卻割舍了親情,缺失了對孩子更多的陪伴和守護?!傲弧眱和?,許多小朋友在父母的陪伴下,擁有著多彩絢麗的童年,建設者卻仍然奮戰在他鄉的熱土上,與孩子依然遠離千里。千里之外,他們不能在孩子身邊親昵撫愛;山水迢迢,他們不能在孩子身邊言傳身教。從孩子牙牙學語到步履蹣跚學會走路、到學會叫爸爸、媽媽,從上幼兒園、到走入學校大門……他們缺席了孩子許多成長的重要階段。

且把思念遙相寄。就如同一位父親寫給12歲兒子的六一寄語:親愛的孩子,在這個快樂的節日里,多想陪你一起過個節,多想讓你那些小小的心愿在節日這一天實現,多想在節日這天看到你無拘無束、燦爛的笑臉......一位有著一雙兒女的建設者兒子已10歲了,女兒三歲,兒子的家長會,女兒從出生到學會叫爸爸,他一直在遠離家鄉征戰,在聚少離多的日子里,他發自心底地感慨:因為有了一雙兒女,爸爸感覺生活十分幸福。所以,爸爸只有把工作做得更好,才能對得起自己的親人和割舍了的那份情懷。一對工地夫妻,把上小學的女兒交給父母照顧,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奮戰在工地上,為了工程建設,他們把對孩子的思念和愛深埋于心底,每一次與孩子團聚后的離別讓人都是滿滿的不舍。

所謂父母子女一場,意味著你和孩子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。但是,孩子從幼年、童年到青春期、再到步入大學校門,在每一個階段成長的道路上,父母是孩子心中最為堅強的依靠。常年累月地征戰異地他鄉,在孩子成長的世界里,在孩子無可替代的回憶里,作為父母的建設者,割舍了許多的親情,因為對孩子的失約太多,“抱歉,對不起”,此時此刻顯得過于蒼白。這背后是對家人的愧疚,也是家人給予建設者的最大的理解和支持。

“夜深人靜的時候是想家的時候,想家的時候很甜蜜,家鄉月就撫摸我的頭,想家的時候很美好,家鄉柳就拉著我的手,想家的時候有淚水,淚水卻伴著那微笑流?!蔽蚁?,正是普通建設者將“小我”融入“大我”,以自己的螢火之光,集聚起千里奔涌磅礴奮進的“洪荒之力”,照耀著中國二冶發展的光明未來。他們為家國情懷寫下最為生動的注腳。

向異地他鄉征戰的建設者致敬!向給予建設者最大理解和支持的家人致敬! (中國二冶集團 范秀文)